重生之不做帝妻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第23章 023玉佩事件【05】

秋日的晨曦透过层层叠叠的云层缝隙投射下来,柔和中带着丝丝凉意,在地面上投下一片斑驳的光影,清脆的鸟啼时断时续,偶尔夹杂着秋风拂过树叶的轻微声响,编织出一首秋日的乐曲。

“见过三皇子!”

明显还带着少年人特有的清脆嗓音轻轻响起,温和的音调融入这大自然的音符中并不让觉得突兀。

“不必多礼。”淡淡回应道,斐君琛手上的动作也不停,笔尖在白色的宣纸上流畅地划出墨色的线条,寥寥数笔,形象而生动地勾勒出在山水间自在游玩的少年身影。

温子笙站直身子,看了一眼面前正专注作画的身影,很快便将视线投注在平铺在石桌上的画作上。

在前世他就曾听闻过三皇子在书画方面很有造诣,但他只见识过三皇子的书法,一直不曾见过他的画作,原因就在于三皇子几乎从不作画,留存于世上的画作绝不超过十份。

没想到隔了一世,倒是让他见识到了。

他仔细打量着那副几乎就要完成的画作,心里赞叹了一声果然名不虚传,不过简简单单的几笔,就连画中少年嬉笑的神韵都跃然纸上,让人看了不由得会心一笑。

没有很高的造诣,根本无法达到这种效果。

这不仅需要努力,更需要的应该是天赋吧。

“子笙觉得如何?”

带笑的温柔嗓音瞬间将他游离在外的深思拉了回来,温子笙抬头看向斐君琛,这才发现原来不知何时,对方已经放下毛笔,正微微笑地望着自己。

温子笙一笑,实话实说道:“惊为天人。”活了两世人了,在书画方面能够达到三皇子这种造诣,绝不在多数。

“子笙若喜欢,便送与你吧!”他说得轻巧,温子笙心里却几乎压满了黑线。

先是玉佩,如今又来个亲笔所作的画作,他这是打定主意要让他跳入黄河也洗不清的意思么?

“三皇子错爱,子笙实在受之有愧。”不管怎么说,这次绝对不能再收下了,更何况,他这次过来拜见三皇子,就是为了解决昨晚上的事情,可不能再让事情变得更严重。

斐君琛勾唇一笑,薄唇轻启,道:“不过就是随手之作,子笙何来受之有愧呢?”

温子笙道:“家父从小教诲,无功不受禄。”

斐君琛微微挑眉,温子笙赶在他开口之前,上前一步,轻声问道:“不知三皇子可认识司泉此人?”

从一开始斐君琛的态度就带了点漫不经心的意味,但当他听到楚温子笙口中所说的人名时,眸中飞快地闪过一丝震惊,即便他很快就掩饰了下来,一直关注着他的温子笙还是注意到了,他在心中一笑,其实有些无奈,若不是迫不得已,他真不想这样做。

斐君琛还是笑着,只是这一次他的笑意并没有到达眼底,“子笙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么?”

温子笙笑道:“自然是知道的。”顿了一下,他又道:“不过三皇子无须担心,子笙并没有其他意思,只是心中有几句话,想要说与三皇子听罢了。”

斐君琛不语,平静地看着他,显然是在等着他的下文。

“子笙知道,人生在世,便会有所追求,至于所求为何物,那自然是大不相同,若作为子笙自己,所求不过平淡二字,若所求之事能不受影响,他人追求如何,于子笙而言,大抵都是无关紧要的。”

他的声音不缓不急,明明还是孩童一般的嗓音,偏生话语里却带着成年人才有的沉稳,委实有些违和,但此刻在场的两人都无暇去注意这个。

斐君琛的脸上已经不见了方才的微笑,微微眯了眼的面容看上去只剩下平静,黑眸久久凝视着面前的小少年,明明还不到自己胸口的身量,但此时,竟意外地让他有一种不容忽视的感觉。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