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不做帝妻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第6章 006柳家公子【01】

田婉心离开没多久,温相爷跟温夫人便都回来,第一件事情便是过来看望温子笙,此时温子笙正在云清的循循教诲中再三保证以后觉得不会再做跟人赛马这样危险的事情的了。

温相爷跟温夫人的到来可谓是解救温子笙,天知道云清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样子,唠叨起来比女子还让人受不住。

跟记忆中一样,温相爷还是一副温和的模样,但眼里眉梢沉淀着的威严却让人不容忽视,而温夫人,仍旧是清清冷冷的模样,一双美丽的眼眸似乎看不到一丝情感,但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温夫人的心,比任何人的都要软,若不是,前世也不会受不住他的软磨硬泡答应让他嫁给斐君昊。

那时候得知他要嫁给斐君昊时,反对得最厉害的人便是温夫人,只是自己铁了心非要嫁给斐君昊,磨到最后温夫人实在没办法,才冷着脸无奈地答应了,在他出嫁那天,情感从不外露的温夫人破天荒地红了眼眶,眼里除了不舍之外,便是浓浓的担忧,想必,在那个时候温夫人便已经看出斐君昊这个人不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他眼眶忍不住泛红,几乎有些控制不住喜悦的激动,而他这些激动的情绪被理解成是因为受了委屈跟父母撒娇,温相爷握住他的手,温和的笑容里也难掩高兴,不住地说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相较而言,温夫人的情绪控制得好一点,但也能从隐隐泛着水光的眸中窥出一二,“这次是个教训,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这么顽劣!”口中说着训斥的话语,眼神却是欣慰的。

“让爹娘担心,孩儿知错了。”温子笙回握住温相爷的手,眨了眨眼,微笑道。

温相爷拍了拍他的手背,转头对温夫人道:“好了夫人,笙儿刚醒过来,就别再训他了。”

温夫人抿唇瞪了他一眼,“就是因为你太纵容了。”却也放缓了脸色,转而吩咐侍女端上早已经准备好的药膳。

温夫人是个不多话的女子,对自己的孩儿尽管疼得入心,却也只是疼在心里,很少表露在外,这一次要不是温子笙伤得太重,差点就醒不过来了,也难得能看到她外露的情绪,外人只道她是个冷情冷心的女子,只有亲近的人才能知晓一二。

温相爷公务在身,无法停留太久,又嘱咐了几句让他多多注意休息的话语后便匆匆离开了,温子笙目送着温相爷离去,心中不住地告诉自己,上一世因为他得一意孤行,害得始终忠心报国的温相爷最后却落得个满门抄斩的下场,这一世,他绝对不能再重蹈覆辙了。

心中再如何暗波汹涌,温子笙面上始终还是一片平静,又陪着温夫人聊了须臾后便在温夫人的监督下喝下了满满一碗药膳,之后想到他大病初醒需要休息,吩咐了云清几句便也离开了。

“少爷,你看老爷夫人多关心你。”送走了温夫人后,房间里便安静下来了,云清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忍不住笑道。

闻言,温子笙笑笑,也没说什么。他爹娘对他的疼爱,他一直都很清楚,生活在这种侯门贵族的人,很少能有所谓的真情,为了家族的利益,将自己孩子当做棋子筹码的不计其数,他何其有幸,有这样真正为自己的幸福着想的父母。

“对了,少爷,在您昏迷这段时间,柳家公子一直想过来探望您,早上听闻您醒过来便送来谏子,想在明日上午登门探望,若是少爷觉得身子不适不宜见客,那云清便让人推了吧?”

温子笙微微摇头,“无碍,让他过来吧。”柳家公子就是跟他一起赛马的同窗,两人年龄相近,温子笙比他大了一岁,平时两人并没什么接触,但不知为何,柳家公子好像一直不怎么待见他。

这次赛马也是柳家公子提出来的,温子笙本着不伤和气的份上便答应了,却不成想最后竟出了这个意外,导致自己重伤昏迷几日。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